登录 注册

那片湖水,是奥地利的一滴眼泪

发布于 04-02 13:22 大洼团网页版

文| 图 俞丽雯

有时候,最美的风景往往藏匿于游人罕至处等着你去发现。圣沃尔夫冈湖,便是如此。

圣沃尔夫冈湖区是奥地利中部较为著名的湖泊区。自中世纪以来,哈布斯堡王朝的王公贵族们便最是喜来此地度假和打猎。整个地区由12 个大大小小的湖泊串联在一起,宛若被神灵洒落在人间的珍珠一般,可以说是奥地利阿尔卑斯山区最美的湖泊。

比起盛名在外游人如织的萨尔茨堡,只在距其80 公里之遥的圣沃尔夫冈湖区,却鲜有远客到访。究其原因,或许是因为交通并不那么方便的缘故,只有唯一的一条公交线路连接着萨尔茨堡到湖区小镇圣吉尔根。

在萨尔茨堡火车站坐上前往圣吉尔根的公交巴士,一场久违的心情之旅就这样在眼前铺展开来。车行一路,让人不能相信这是居民日常的出行。道路两旁,皆是风景。蓊蓊郁郁笔直向天的树仿佛百年卫士,守护着这一带。远处层峦叠嶂,连绵起伏的群山滋养着人们对田园生活的无限遐想。大片广袤的绿色田野和点缀其间的矮小结实的红顶农家小屋,看起来真的像童话故事里才有的布景。如果不是沿途停靠的车站,真的会使人疑心这就是一次闲适的出门郊游,难道不是么?还会有哪处的公交车不是载着你穿街走巷却是带着你去欣赏群山和湖泊?当车沿着富施尔湖(Fuschlsee)湖畔缓缓驶过,车厢里的乘客们都情不自禁地因意外因惊喜因赞叹而发出小小的惊呼声。是的,富施尔湖是这一路的额外馈赠,又或者说,它是锦上添花的那一朵小花,遥遥望去,湖水平静如镜,蓝得让人忍不住会迷惑起来,这到底是湖水原本的色泽还是蓝天倒映在湖中的影子,蓝得这么纯粹和美好,仿佛被精灵的手指点过,满是叫人心甘情愿为之停驻的魔力。若是没有富施尔湖的铺垫,沃尔夫冈湖或许会少了些许神秘感。从未到过沃尔夫冈湖的人,当他看到富施尔湖的刹那,他就知道,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喜悦在等着他。

在驶过了一段长长的乡间公路之后,巴士公交车停在了一条狭窄的小镇公路边,这个叫做圣吉尔根的小镇传说是莫扎特母亲的故乡。小镇不大,镇上的人们都过着自得其乐的小日子,在这里,好像时间流逝得特别缓慢,每一分每一秒都被这安宁的空气拉伸得很漫长。在车站里等着换车前往圣沃尔夫冈镇时,我看到一位上了年纪的太太,带着一种当地人才有的自在放松,坐在车站的长凳上,心定神闲地织着一方围巾。她戴着一顶咖啡色的花边布制软帽,穿着一件用灰褐色土羊毛制成的家常针织开衫,下面是一条深绿色的呢裙子,和大多数传统的欧洲老妇人一样,即使是入了秋的天气,也只肯套上一层薄薄的丝袜,这是她们心中牢牢捍卫的优雅与女性的特质。小镇的人文往往比景致更富有诗意。你可以从小镇居民的身上,读到有关生活的故事。手工针织这项手艺,在我们这一代人看来,应该是属于上一辈的生活艺术,它已经逐渐消失在时代的河流里。也因此,当我看到这位老妇人低着头一丝不苟地穿针绕线时,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恍惚感。在倒流的光阴里,我依稀看到当年在此地拍摄《茜茜公主》时,那个有着深栗色的波浪般卷发,眼神里满是天真感性又坚毅果敢的少女,在阳光灿烂的午后,站在湖边,举着一杆长长的鱼竿,笑眯眯地弯着腰,用一种清脆美好的声音对着一身戎装的弗兰克说,可是陛下,我钓到了您!虽然,在维也纳茜茜公主的博物馆里,伊丽莎白现实的一生以并不童话并不幸福的方式展现在世人的面前,研究她的人,对于她的同情和惋惜远远大于对她的盲目崇拜。然而,在电影里,那个美丽睿智又极富个人理想主义色彩的茜茜却是人们心甘情愿去相信的一个传奇。据说,伊丽莎白经常来圣沃尔夫冈湖畔一带避暑。我想,或许是因为这一带的湖水,能带给她平静和抚慰吧。在与弗兰克的那段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感情纠葛里,她几乎耗尽了自己所有的能量。在她的后半生里,大部分的时光是在旅行中度过的,她在火车嚓嚓的轮轨声里,在马车得得的马蹄声里,用自然的力量将自己的内心填满。

在圣吉尔根换乘上前往圣沃尔夫冈镇的巴士后,车行不久,就与圣沃尔夫冈湖真真正正地打了照面。圣沃尔夫冈湖虽说是萨尔茨堡湖区众多湖泊中最大的一个,面积为13 平方公里,但比起别地的内陆湖,却显得小巧得多。站在湖的这边,毫不费力就能看到湖对岸山峦起伏白云雪峰的细貌。但,就是这样一方湖水,能让你长时间地驻足细品。近岸的湖水清澈见底,泛着浅绿色的光,越往远处去,湖水渐渐变浓变蓝,蓝得就像是被融化了的一枚巨大的蓝宝石。

车子沿着湖畔一路前行,最终驶入了古色古香的圣沃尔夫冈镇。这个人口不到三千的小镇因为一座1481 年由米歇尔·帕赫创作的木刻圣坛而闻名遐迩。圣沃尔夫冈镇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972 年的圣诞节。传说当时一位名叫沃夫冈(Wolfgang) 的圣人来到此地修行。有一天,他听到神的指引说:“用手掷斧,在斧头落下之处建起一座教堂!庇谑,他依照神的示谕在掷斧落下之处,也就是小镇的中心建立了一座教堂,起名为“圣沃夫冈教堂”,而这座教堂后来便成为小镇居民的信仰和生活中心。当地人至今仍然坚信,只要虔诚在教堂里对着圣人参拜,心中的愿望就可实现。教堂外面有右手持斧头权杖左手捧教堂的大型木雕像,就是传说中的圣人沃夫冈。走在这个小镇里,好像沐浴在鲜花河中。

每户半木质结构的民居窗台上鲜花盛开,热闹非凡。小镇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世外桃源,几十栋色彩明丽的房子依山傍湖而建。镇上的餐馆里不但可以喝到麦芽香浓郁纯正的奥地利啤酒,也能品尝到很正宗的鳟鱼餐。临街的小店里卖的大多是纪念品和奥地利特产,各具特色,足以吸引游人的脚步为之停留。

真正懂得旅游的人常;嵴庋敖肽切└鲜奔涞母」饴佑罢:“你要停下来,慢慢走,才能体会到这一处风景的美妙!闭庖淮,我们也不愿意再做走马观花的游客,我们想在湖边好好地住上两天,不为别的,就只为这一份难得的沉静。

小镇上的旅店和小镇一样古色古香,尖顶的木质的房梁,质朴的白墙。就连室外的餐椅,也是不知哪里砍下的木桩信手拈来天然利用。傍晚时分,桌前已经坐满了餐客,人人面前摆着一大杯的啤酒,互相高声地攀谈着,时不时地就爆发出一阵阵开怀的笑声。到了乡间,人人都把自己心情的面具卸了下来,不再拘谨着自己,束缚着自己,局促着自己。

旅店的房间不大,但给人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靠窗的休闲椅上,还摆放着一个手工缝制的松松软软的抱枕,前面茶几上的茶盘里,是应景的秋日小装饰:几枚榛果和一片木质的枫树叶。走出房间,外面是一方小小的阳台,阳台一角端放着一张铁质的花园椅,我能想象,在夕阳西下的傍晚,有多少个来去匆匆的过客曾在这张椅子上留下过一片宁静遐想的空间。

晚餐过后,是最好的散步时光。小镇此时比白天显得更加娴静。沿着小镇弯弯曲曲的街道信步往湖边走去,一路上,目光所及之处,家家户户的房子里,都透出昏黄的柔和的光。有些房子紧挨着人行道,最狭窄处仅容一人通行,也因此,透过被窗帘半遮掩的窗子,还可以窥见内里的景致。无论是民居还是旅舍,主人家似乎深知过路人的好奇心,便将鲜花盆景、古典雕花台灯、陶瓷人物等在内窗台一一展示出来,不夸张地说,有几处窗子内的布景,简直就像一个精致的小舞台了。可见,小镇人对他们的生活是珍视自爱的。

在小镇的诸多旅店中,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白马饭店(Weissen Rossl)。时光追溯到1930 年,当时有两位柏林剧作家奥斯卡? 布卢门撒尔和古斯塔夫? 卡德尔堡,以白马饭店为背景,创作了一部脍炙人口的爱情歌剧,在柏林第一次上演时就大获成功。从此,白马饭店以及圣沃尔夫冈小镇就声名鹊起,成了名人明星们逃离城市喧嚣休闲度假的好去处。

初秋的湖边已少了很多夏日避暑客,所以很是空旷清净。只有一两艘私家的游船还在湖上徜徉。岸边的天鹅和野鸭成了这湖上的主人,它们有时在水中嬉戏捕鱼,有时又跑到岸上追着游人讨食吃,引得大人孩子忍俊不禁,为这湖畔增添了不少生动之趣:畔一侧,紧靠着圣沃尔夫冈镇轮船码头的是莎夫博格山(Schafberg)登山列车。这条登山火车专线据说已经有100 多年历史。一辆辆鲜红色的齿轮登山火车会将你送往海拔1890 米高的莎夫博格山顶火车站,在那里,你将饱览整个萨尔茨堡湖区的美景。坐在沃尔夫冈湖边的长凳上,看着这一片深蓝色的湖水,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那句带着淡淡的忧伤的歌词:人们说,高山上的那片湖水,就像地球上的一颗眼泪。而这一片宁静淡泊的湖水,也该是奥地利——最让人动情的一滴眼泪罢。


1 收藏 0

此文章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下载App APP二维码
提交反馈

用微信扫描此二维码即可联系16番

在微信中搜索“baume002”也可找到我们

微信反馈